Day 6: 札幌 函館
2月13日 (日) 日曜日

住宿 : 東横イン 函館駅前朝市 (¥7140/double room) 
交通 : JR(08:34--11:53) (札幌→函館) [特急スーパー北斗]
  函館市電 (函館市內) 

由札幌到函館坐JR單程需時3小時,乘車的時間實在不少,我們選擇乘搭早班火車到函館去,希望可以早點到達目的地。為了節省時間找地方食早餐,這天的早餐我們決定在酒店房間DIY:小樽北菓楼『妖精の森』樹輪蛋糕和『果樹園の六月』蘋果蛋糕、狸小路便利店的『C2可樂』和果肉Yoghurt、再加上Dormy Inn的綠茶。

妖精の森
果樹園の六月

從酒店步進狸小路,由狸小路走到薄野站搭地鐵,之後再由札幌地鐵站走到札幌JR站的月台,沿途都是下著毛毛的細雪。前往函館的『超級北斗號』在八時半左右緩緩地駛進月台,遊人魚貫的走進車箱,五分鐘後立即駛離月台出發前往函館去。隨著列車越往南走,風雪下得越大,細雪漸漸變成小雪,小雪漸漸變成大雪,大雪漸漸變成漫天風雪。從札幌到函館的途中,大風雪持續的下過不停,可能下得實在太大了,令一向準時的JR要比原定時間遲了十多分鐘才到達

特急スーパー北斗(超級北斗號
車箱外面
車箱裡面
出發

函館,舊稱『箱館』,位於北海道的道南,跟長崎橫濱一樣,過去曾是日本最早和外國通商的港口之一,所以市內有不少歐風的建築。函館車站,先後經過五次的修建,最近的一次是2003年,雖然已經過了兩年,各處仍保持得很新簇。剛剛進入車站大堂的我們發現,大堂上方垂直的掛著一條大橫額:『祝 北海道新幹線着工決定』,似乎北海道的新幹線工程決定開始了,希望早日可以試一下搭乘新幹線從東京到北海道。步出車站不久,大風雪總算開始停下來,我們往函館朝市走去,很容易就看到放在東橫INN屋頂的大大招牌。

函館駅

東横イン 函館駅前朝市

朝市,即是早上市場的意思,函館朝市,名副其實,時過中午,場面開始變得冷冷清清的。在酒店放好行李安頓過後,火速走到隔鄰的函館朝市去碰碰運氣,皇天不負有心人,雖然部份店舖已經打烊,不過,幸好有名的朝市拉麵店『ラーメン海峽』仍在營業中。饑腸漉漉的我們走進店內,從餐牌中揀選了帆立貝鹽味拉麵、いかソーメン(魷魚素麵)、かに.いくらセット(鹽味拉麵 + 蟹肉三文魚子丼定食)、北海セット(鹽味拉麵 + 三文魚子丼定食)作午餐。所謂『魷魚素麵』,其實是把魷魚切成很幼的刺身,出場的模樣就像素麵似的樣子,雖然是函館名物之一,不過,團友的意見是味道麻麻,不作推薦。鹽味拉麵也是函館名物之一,北海道三大拉麵的味噌拉麵、醬油拉麵、鹽味拉麵,總算分別在札幌、上川和函館嚐過了,以函館的鹽味拉麵最好吃,很有大滿足的感覺。(註:『ラーメン海峽』已於2008年閉店,因為店主年事已高,後繼無人,殘念∼)

函館朝市

ラーメン海峽
いくらセット
帆立貝鹽味拉麵
かに.いくらセット
いかソーメン

『ラーメン海峽』填飽五臟廟之後,我們向朝市旁的海濱信步而行,一艘大船正好停泊著一個類似碼頭的地方,船頭印有三個大字:『摩周丸』。原來這艘正是昔日曾經連繫青森與函館之間的連絡船,在青函隧道通車後,於1988年退役,現在成為『青函連絡船記念館』。這個地方亦曾經是舊函館駅的所在地,一塊石碑『旧函館駅所在地』豎立在雪地上,從說明牌的文字上告訴了我們這一切。出發前在網友的遊記知道,這個紀念館裡面並沒有太多特別的地方吸引,所以我們只在外面拍拍照片,就當作是"到此一遊"便算了。

摩周丸(青函連絡船紀念館)
旧函館駅所在地

由碼頭步行至金森倉庫群的路程,雖然只需廿分鐘左右,不過,為了體驗一下函館市電,我們還是特地從函館乘搭電車到十字街。硬件上,函館市電跟香港電車有點相似,主要以電力作推動,車頂有電線連接車箱作供電,車箱沿著路軌走,速度方面也是慢慢的;然而,外形上,函館市電是單層的藍色車箱,香港電車卻是雙層的綠色車箱。

函館市電

等待市電的時候,鵝毛絨的雪片又再從天上降下,天色亦變得陰暗起來,就似暴風雨的前夕一樣。由十字街走到明治館雖然只是數分鐘的步程,風雪的變化卻來得很快,雪片漸漸由細細片轉成大大片,最後更是狂風暴雪。到達明治館門前的時候,我們從頭到腳都已經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積雪,暴風雪凌厲的威力實在令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利害。

明治館

繼札幌和旭川之後,函館是北海道的第三大城市,通常購物中心都會設置在城市的中心點,明治館金森倉庫群(赤レンガ倉庫群)這一帶正好是函館的中心點。外面的暴風雪似乎不見得會有立即停下來的跡象,這裡的建築物一座緊接著另一座,座座相連,沒有相連的也只是一街之隔,正好讓我們躲避這場大風雪。

明治館建於明治時期,前身是函館中央郵局,現在已成為函館shopping center之一,裡面充滿各式各樣售買特色紀念品的商店。隔壁是はこだて海鮮市場,對於從函館朝市餐的我們並不吸引,所以只是經過門口而已;斜對面正是赤レンガ倉庫群金森洋物館,除了橫濱和長崎,函館亦是日本最早對外開放的港口之一,從前的貿易往來主要靠海上的運輸,這些設在碼頭的倉儲正是用來儲存貿易往來的貨物以及作為船務之用。可惜,因為陸上運輸的改進,海上運輸日漸式微,碼頭和倉庫後來被廢棄了,赤紅色的倉庫再加上屋頂上一系列的特大『森』字,其實頗有特色的,聰明的商人也因為看準這個特色而將倉庫改建成為今日的商場。

函館Bay Area地圖
十字街的指標
函館特色的水渠蓋
風雪中的倉庫群
赤レンガ倉庫群的入口
はこだて海鮮市場
金森洋物館
金森倉庫群(赤レンガ倉庫群) 與風雪中的函館山

外面的風雪實在太大,多次嘗試出走室外前往函館山,可是舉步維艱,裹足不前。在赤レンガ倉庫群的商場中,不同形式的商店在售賣各種北海道的特色手信,雖然被困了,我們不經不覺的在此竟然逗留了兩個多小時。正當走到倉庫群的盡頭,來到近海旁的西波子場,才猛然發覺太陽已開始下山。真的不得了,我們忘記了冬天的北海道在5時左右便日落,幸好這個時候大雪終於停下來。我們趁個時候急步而又小心翼翼地,沿著八幡坂前往函館山纜車站,因為一不小心便很容易在結冰的斜路上滑倒。

西波止場
函館 Bay Area
函館山
八幡坂

根據地圖的指示,走到八幡坂的盡頭,向左轉入一條小路再直行,便可以到達函館山纜車站。轉眼間,大風雪又再來臨,我們也唯有冒著風雪頂硬上。在小路中途見到一個小入口,入口有一條小樓梯,沿著樓梯可以登上一座小山坡,山坡上有座洋蔥頭小教堂,在樓梯入口處的石柱旁掛有一個小名牌,原來此處正是函館的三大教堂之一:『函館ハリストス正教会』。此時,大風雪開始轉弱了,我們趁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趕快登上山坡去拍照。

函館ハリストス正教会的教堂前的小空地,原本應該是一個大草坪,因為正當我想往前踏出之際,撲了一個空,雪深至半膝的位置,嚇了一大跳;山坡的正前方也有一座教堂,教堂的六個形尖塔和塔頂上的風見雞,表示這座教堂正是『カトリック元町教会』;山坡的右方亦有一座外形很特別的教堂,奇特的外形顯示這座就是『函館聖ヨハネ教会』。

函館ハリストス正教会
函館聖ヨハネ教会
カトリック元町教会

在大風雪之下,我們好不容易走到纜車站,時間已經到了五時半,天色在日落後便迅速暗下來。從纜車站停車場的旅遊車數量之多,可以想像在函館山頂的遊人數目,事實上,車站內已經被不同國籍的遊客擠擁得水洩不通,各人都在等待纜車到山頂去。這場函館的風雪,時強時弱,忽隱忽現,能否看到日本第一的夜景,真是要看看大家的運氣。

如果大風雪在山頂還沒停下來的話,我們準備先到山頂的餐廳用膳,趁風雪停下來的一刻便走出外面拍照,這是原先的打算;想不到纜車到達山頂之後,風雪完全停頓下來,白茫茫一片的夜空變得清晰起來。光陰一刻值千金,山頂上的各人包括我們在內,立時把握這個機會,舉機拍照。在沒有腳架輔助下,只有利用欄杆的倚靠作曝光,在按下數十次快門之後,總算拍下令人滿意的照片。

兩個峽灣形成章魚般的形狀,加上城市的燈光,成為函館的夜景。函館夜景是日本夜景之首,在世界排名亦是第三位,可是,如果跟居於首位的香港夜景相比,始終有所不及。函館夜景是平面的,香港夜景是立體的;函館夜景色調比較單調,香港夜景顏色比較豐富。幸福的光陰通常都很短暫,清晰的夜空在五分鐘之後,又再度被白茫茫的風雪遮蓋了,我們懷著感恩的心情乘搭纜車下山去。

函館山下
函館山
函館夜景

山上人頭擁擁,山下冷冷清清,喧鬧程度就是天淵之別。我們沿著二十間坂一直走回十字街去,沿途遇上的行人寥寥可數,位於十字街的人氣拉麵店 鳳來軒 來來軒 也一早就打烊了(註:『鳳來軒』已於2008年閉店,又一間老店因為店主年事已高,後繼無人,殘念∼) 我們繼續前行至赤レンガ倉庫群,在倉庫群的函館ビヤホール(Hakodate Beer Hall)發現鍋物料理,在冰冷的雪地中長期步行,我們快要凍僵了,能夠找到熱騰騰的鍋物,當然二話不說就選擇此店晚膳啦∼

冷清的函館夜色
回歸金森倉庫群
函館ビヤホール(Hakodate Beer Hall)
圖片並茂的鍋物指南
熱騰騰的鍋物

 

∼∼∼∼続く∼∼∼∼

∼∼∼∼未完.待續∼∼∼∼

∼∼∼∼つづく∼∼∼∼

  

   回到網上家園的首頁  有問題可以在這裡問我呢∼

建議最佳螢幕解析度設定為1024 x 768 with Internet Explorer 6.0
Copyright © 2004 www.travelpooh.com 網上家園 All rights reserved